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纪念冰心诞辰120周年征文】任心宇:冰心两度回榕

著名女作家冰心于1900年10月5日出生在福州城内隆普营,但7个月后就离开了出生地,直到1911年才从山东烟台返回故乡。经历波涛汹涌的海洋而转到自在安闲的闽江,她初见温柔恬淡的江水,眼界为之一新,心情顿感愉快。父母之邦是这么美丽可爱,她吟兴油然而生,写下几行诗句:

 

清晓的江头,

白雾蒙蒙;

是江南天气,

雨儿来了——

我只知道有

蔚蓝的海,

却原来还有

碧绿的江。

这是我父母

之乡!

 

这几行语句清新雅淡,言近意远,既充满着童稚天真的灵感和意态,又画出一幅春江清晓的山水画。作者对父母之邦的无限热爱,跃然纸上。冰心在髫龄之时,就能写出如此清脆可诵的白话诗,令人赞叹!

冰心回榕后,住在福州城内南后街杨桥巷口万兴桶石店后一座大房子里。她的曾祖父谢以达原是长乐县横岭乡的一个贫农,因为天灾,逃到了福州城里学做裁缝。所以祖父谢子修是谢家第一个读书识字的人,当时在城内道南祠授徒为业。冰心12岁考上开设在城内花巷一所旧家第宅内的福州女子师范学校预科读书。在一个清静的夜晚,祖父感慨自己贫苦家世,对孙女意味深长地说:“你是我们家第一个正式上学读书的女孩子,一定要好好地读呵。”冰心在这所学堂只读了三个学期,又随父迁往北京。

冰心第二次回榕,是在1955年11月中旬,从北京陆路回来,一路风尘仆仆,却不忘作家的职责,沿途描写了闽山闽水无限瑰丽的风光,为我们留下了清新隽永的优美散文《从北京到福州》。冰心是这样描写家乡福州城的:“进到福州市,正是微雨初晴,从前的灰色的城墙不见了,贯穿城内的河道也不见了,仄仄的石板路也不见了。眼前涌现的却是宽阔的马路,高大的楼房,整齐的商店……福州本是个有山有水有温泉的城市,而且是四季绿叶不落,繁花不断……福州是一座花园。”这段描写,字里行间充满着作家对故乡新貌的热烈赞颂,充满着远离家乡的儿女对这座花园城市的一往深情。

冰心不但对故乡的青山绿水充满爱恋,而且也特别关注故乡的民情风俗,尤其是翻身得解放的郊外劳动妇女,在作家眼前亮起一道可敬可爱的绚丽风景线。当她进入福州街市时,“惊喜地发现,满街来来往往的尽是些健美的农妇!她们皮肤白晳,乌黑的头发上插着三条刀刃般雪亮的银簮子,穿着青色的衣裤,赤着脚,袖口和裤腿都挽了起来。肩上挑的是菜篮、水桶……健步如飞,充满挥洒出解放了的妇女气派!这和我在山东看到的小脚女人跪在田里做活的情景,心理上的苦乐有天壤之别。

当时,冰心是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回闽视察的,回到榕城之后,很快就来到福州郊区后屿乡,到全国著名劳动模范郑依姆所在的农业合作社参观访问。那里的男女社员亲热地称呼她为谢姑姑。尤其是来到农民业余学校的时候,社员们欢呼:“欢迎谢姑姑!欢迎谢姑姑!”把她团团围住。冰心感到非常高兴,和男女社员亲切攀谈。她详细地询问了当时农业社经营的印度蚕生产情况。接着,她又一一了解农民业余学校的情况,如教师配备、课本种类、上课时间、教学方式、入学社员的年龄情况和男女比例等,并记入随身携带的本子,还鼓励社员努力学习文化,扫除文盲,迎接农业机械化。在场的农业合作社的干部、社员都为冰心同志关心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民文化学习而深受感动。

1955年之后,冰心对故乡总是念念不忘,写出了一组耳目一新的故乡系列散文,赞颂闽山闽水闽都人,讴歌家乡的建设新气象。1964年,冰心计划第三次回闽,临走时接到国家任务,去了国外。此后冰心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榕城,留下了永久的遗憾。但故乡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优秀女儿,故乡的父老兄弟姐妹始终想念着呼唤着远在北京的祖母!

(作者任心宇系民进省直出版总支主委,海峡文艺出版社第一编辑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