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缪旻:追梦如赤子不迷茫,余生有飞行不孤单

缪旻,民进会员,厦门航空有限公司机长。他有丰富的飞行经验和出色的专业素质,更有负责任的工作态度,自从上世纪90年代入职后,至今平安飞行超过18000小时,并获得中国民航颁发的安全飞行银质奖章。

“理工男”莫名向往蓝天,因尝试选定终身事业

英挺的缪旻身上有一种对理想宝贵的坚持,就像一位刚刚入职充满朝气的大学毕业生一般。他常打趣说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男”,处理事情很简单,他选择航空事业也许带有一点偶然性,其实也是他性格中必然。

香港回归那年,他毕业于东南大学电子工程系。为了适应时代发展,厦航在1992年开始首次试点从应届大学毕业生中招收学员送去国外培训飞机驾驶。在他毕业的前一年,厦航正好去南京高校招收应届生,准备送去美国培训。在90年代,作为从东南大学这样的985院校毕业,而且又就读热门的电子工程专业的学生,不仅找工作很轻松,更面临着非常多和好的工作选择机会,要找到一份趁心如意且有优渥待遇的工作可以说是非常容易。也许就是男生骨子里对蓝天的那一种莫名的向往,他就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去厦航面试了。当他来到报名现场时,才发现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经过层层筛选,缪旻最终成为厦门航空万里挑一的飞行员,坐到了飞行仪表板面前,开始迎来飞向蓝天的挑战。

从飞行员到机长,浸透血泪汗水的生命历程

一架民航客机上承载着多少家庭的幸福,飞行员必须通过各种常人难以承受苛刻训练和挑战,才能圆满完成飞行任务。作为一名精选入列的飞行员,他一毕业,就开始了各种数不清的培训。先是去广汉飞行学院培训了半年飞行理论,再回到厦航公司进行民航英语学习,1998年底又去了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民航飞行学院进行飞机驾驶训练。前前后后培训了两年多,直到2000年中期,缪才正式开始中国民航进行商业飞行。
像鸟儿一样自由地翱翔是美好的,但商业飞行是枯燥呆板的。民航飞行员首先要了解飞机各个系统的工作原理,按照标准程序操作飞机,每天起降两到四个甚至多达六个短途航班,这些都要求飞行员的精力一定要高度集中,练习包含了无数个细节,每个细节都不容马虎,光是练好一个落地技术往往就需要近千次的摸索。而且还要随时准备应对一些突发意外情况、恶劣天气。

从一名普通飞行员要成长为一名机长,不仅要跟着老机长们学习磨炼,不断积累经验。除了实操飞机之外,还必须不断在模拟机上进行起降和特情训练,并且每年都参加严格的考试。这样子摸爬滚打五六年,至少必须积累了三四千以上的飞行经历时间,再不断经历一系列非常严格的考核,才有机会当上机长。

2000年到现在,缪飞行了20年,当了14年的机长,总飞行时间超过18000小时,获得中国民航颁发的安全飞行银质奖章。

由职业理解人生,工作中的快乐感受

随着《中国机长》《萨利机长》等片子大热银屏,机长的工作也激起大家的好奇。旻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收获了许多幸福和快乐,同样也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职业飞行员有着不错的待遇和地位,但需要自己调理好身体状态心理状态,按章操作,随时应对突发情况。飞行除了实现自己对蓝天的向往之外,还可以免费游历五湖四海,在万米高空欣赏大自然美景:绚烂夺目的日出、神秘梦幻的极光、划过天际的流星……但缪旻和所有机长一样付出的代价是陪伴家人时间的缺失、长年累月的高空辐射、时差带来的生物钟紊乱、睡眠障碍等等。由于职业特点,他一个月有近两周不在家,家里主要靠妻子和岳父母照料,所以一旦有休息天或周末,他都尽量抽出时间陪还在上小学的儿子。业余时间他喜欢阅读人文历史、风土地理的书籍。


 

缪旻常调侃自己是一名“老司机”,他手机里存着大量空中美景照片时,从机长的视野近距离看到这般绮丽的景象后,总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叹生命的美好。每个人在人生中都不断面临心态模式的切换与调整,他对职业的理解又何尝不是对人生的理解呢。他半开玩笑地总结道,“人品”好的或许一生碰不到复杂特情,但碰到一次处理不好便是机毁人亡。其它行业要求创新,无功便是过,而民航飞行则追求无过便是功。而且航空这行人际关系也相对简单,基本就是靠技术吃饭,他笑言对自己这类“低情商”的理工男算是不错的选择。当然这一行的职业上升空间很有限,大部分人当到一个资深教员就基本到头了,除非去参与行政管理岗位。

缪旻庆幸自己没有入错行,一如当年的初心:追梦如赤子不迷茫,余生有飞行不孤单。缪旻就是这样一位肩负重任、默默奉献的赤子,以自己坚定有力的臂膀,完成人民交托的工作使命。

(厦门民进刘汉文供稿)